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叶圣陶实验小学 >> 教育科研>> 教海拾贝>> 正文内容

让教材跳荡鲜活的生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5年12月08日 点击数: 字体:

让教材跳荡鲜活的生命

镜头一(《登鹳雀楼》教学片断):

    师:站在高高的鹳雀楼上,看着美丽的夕阳,看着汹涌奔流的黄河水,真像是欣赏一幅绝妙的图画。于是我更不想走了,我踮起脚,伸长了脖子,想看更美更多更远的景色,可是还是看不着。怎么办呢?小朋友能想个办法吗?

(学生争先恐后举手)

生一:只要再爬上一层楼。

生二:只要登上更高的一层就可以看见了。

师:小朋友真聪明,和大诗人想的一样。

(出示: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师:原来要想让自己的眼睛看得更远,那就只有再上一层楼。谁来登一登呢?

(一男生有感情地读)

师:恭喜你,你已经登上去了。

(一女生抑扬顿挫地读)

师:你也登上去了。祝贺你!

师:还有谁想一起去登山观景的,想去的请站起来。

(大部分学生站起来,感情朗读)

师:我来采访一下,你们登得那么高,都看到了哪些新的景色啊?

生:我看到了远处接连不断的山。

生:我还看见了更远的波浪滚滚的黄河。

生:我看见了远处的山村,还有小朋友在村边快乐地玩耍呢!

……

镜头二(《一夜的工作》教学案例片断):

师:读了课文,你觉得哪些语句让你深受感动呢?

    生:花生米并不多,可以数得清颗数,好像并没有因为今夜多了一个人而增加了分量。这句话使我感动。

    师:你读出了什么呢?

    生:周总理用一点点花生米充饥,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增加了花生米的分量。

    师:花生米的分量增加了吗?

    学生纷纷议论,有的认为增加了,有的认为没有增加

    师:再认真读读这句话,想想你读懂了什么?

    生:我读懂了花生米是增加了,但增加得很少,所以作者用了好像一词。

    生:多了一个人,但食物的数量仍显得很少,可见平时总理的夜餐就更少了。

多媒体出示两组句子:

1、花生米不多,可以数得清颗数,好像没有因为今夜多了一个

人而增加了分量。

2、花生米不多,可以数得清颗数,好像没有因为今夜多了

一个人而增加了分量。)

师:请男、女同学分别读这两句话,看看你能发现什么?

(男、女同学分别读两句话)

生:第二句的语气加重了。

生:两个“并”强调了花生米数量少。

师:谁来读一读第二句,将强调的语气读出来。

两位同学朗读

师:读得多好啊!请同学们一起朗读。

学生齐读第二句

师:总理工作了一夜后,仅仅用一小碟可以数得清颗数的花生米充饥。读到这里,同学们,你们有什么感受呢?

生:周总理这么简朴,我很敬佩。

生:周总理工作十分辛苦,但是生活又这么节俭。他身为一国总理,对生活的要求可称是极低了。

    师:是呀,周总理真不愧为人民爱戴的好总理。谁还能说说周总理生活简朴、工作辛劳的其他事例?

    学生就周总理工作劳苦、生活简朴谈了许多感人事例

    师:让我们把对周总理的爱戴、崇敬之情融入到自己的朗读之中吧!

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声情并茂地朗读课文

这是两个真实的课堂教学实录片断。从中可以体会到: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的对话。由于老师善于引导,激发了学生阅读的情趣,把学生思维的火花给点燃了,给了学生一级向上登攀的阶梯,让他们展开想象的翅膀,让他们更深入地思考、感悟。但是,同样的教学内容,如果由不同的老师采用不同的方法执教,效果也许会大相径庭。从而,我们不禁会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在新课程背景下,如何来发挥老师的主导性和学生的主体性,使“教材”这一物化的教学中介跳荡鲜活的生命,让我们的课堂展现出蓬勃生机。

一、教材是“用”的,它需要开发。在传统的教材观中,教师角色就是“搬运工人”,其全部工作就是教教材,将教材中的东西搬运到学生脑子里。新课程理论强调教师的能动作用,教师要“用”教材而非“教”教材。教师是否能根据需要对教材进行开发利用,用好教材,用足教材,是新旧课程的主要分野之一。叶圣陶先生曾说:“教材无非是个例子。”“教材即使编得非常详尽,也不过是某一学科的提要,加上一些必要的范例罢了(语文课本几乎全是范例);因此,教材只能作为教课的依据,要教得好,使学生受到实益,还靠老师的善于运用。”

怎样用好这个依据,真使学生得到实益呢?在新课程中,教学目的,教学任务,都要受到实际学情的影响制约。教师教什么,怎样教,要在分析班级现状,透彻了解学情的基础上确定。教师可以直接拿来教材照本宣科,可以删减增补,可以拆散整合,甚至可以另起炉灶。如我在教六年级语文时,根据自己的特长和班级学生的年龄特征、学习爱好,将教材的编排体系适当进行重新整合,按记人、记事、写景、状物的记述类、想像类、诗歌类等文体开展教学。并且在教某一类课文时适当生发开去,补充一点这类文章的课外阅读。在学习了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学生知道这首诗是表达诗人和老朋友的深厚情谊和依依惜别之情的,再配合学习一组送别诗——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高适的《别董大》。由于这些诗感情真挚,优美动人,学生读得津津有味,想象友人离别时依依不舍的场景,情趣盎然。此时,布置学生从中选择一首自己最喜爱的古诗写一篇诗改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又如在上面实录的《镜头二》中,教师抓住花生米的细节描写,引导学生体会、感悟周总理“生活简朴,工作劳苦”的伟大精神后,让学生交流从课外阅读中了解到的周总理的许多动人事迹,在幼小的心中镌刻下周总理的光辉形象。这样用教材,学生获取的信息量大为丰富,自己读课外书搜寻资料的能力和想象的能力都得到了提高,可谓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二、教材是“活”的,它寻求生成。以语言文字编定的教材,是知识基础的物质形态。当它以适当形式介入教学活动的时候,它的教材的功能才会发挥出来。即教材只有进入教学活动,作为教学活动的一部分的时候,它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教材”。《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语文教学应在师生平等对话的过程中进行。”“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获得思想启迪,享受审美乐趣。”这就要求教师更好地理解、把握教材,提高驾驭课堂的能力,注重即时生成。

“生成”是当前语文课堂教学中特别强调的。有了“生成”的语文课堂才是“活”的,才会跳荡“鲜活的生命”。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真要使学生得到实益的话,应该把死的课程从活的方面教学,从行动上、思想上教学。”为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努力寻求教学的最佳途径,运用启发式、讨论式、探究式等教学方法,创设宽松和谐的氛围,指导学生通过“自读”去“自悟”,通过讨论交流,开放互动,随机提供实践机会,以深入开发学生的思维资源,培养自学能力和良好习惯,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如上面实录的《镜头一》中,教师在指导一年级的小学生理解诗句时,创设了一个情境,领着孩子们登上一层楼,看到了更远处的景物。孩子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在广阔的天地间翱翔着,兴致勃勃,妙趣横生。

我也想起自己在教学《小镇的早晨》一课时,抓住全文的中心句“小镇的早晨多美呀”切入课文,先让学生通过自己读书,了解小镇的早晨美在哪儿。再组织学生交流自己的感悟,边交流边引导找出生动细致的描写,感情朗读,体会小镇早晨的美。由于我们甪直镇就是一个古老的水乡小镇,和文中的小镇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古老石桥、清澈小河、咿呀小舟、如烟垂柳,学生读来颇有亲切感。见此,我不由灵机一动,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同学们,我们每天早晨上学都要从镇上经过,你看到的甪直镇的早晨是怎样的呢?”同学们纷纷举手。“甪直镇清晨时很静。清洁工老早在打扫街道,很远就能听到‘唰唰’的声音。”“清澈的河面上没有一丝波纹,古老的石桥、娇柔的垂柳倒映在水中,多美呀!”“早晨,我从农贸市场前走过,听见市场里人很多,人声鼎沸,好像一首动听的交响乐。”……“是呀,大家说得多好啊。如果朱老师请同学们再去观察一下甪直早晨或傍晚的情景,写一篇《甪直的早晨》或《甪直的傍晚》的作文,有困难吗?”“没有。”同学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教材被随机的生成激活了,激情洋溢的语言在交融,思维碰撞的火花在激荡,学生沉浸在真实、愉悦的场景中,课堂气氛达到了高潮。

三、教材是“动”的,它呼唤创新。教材是师生进行课堂教学活动的重要依据,在这个知识获得,能力提高,审美接受的过程中,教材是灵动的,经受着个性解读的无情考量。正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玛雷特。”由于教师个体对教材的把握、理解、爱好的差异,不同的教师执教同一篇课文,会出现匠心别具,异彩纷呈的情景。

    教材的价值意义又在于它留足了创造的空间,它以独特的召唤,专候师生的倾情参与,呼唤师生的热情创新。叶圣陶先生提出:“在教育来学的人的同时,要特别注意引导他们知变,求变,善变,有所改革,有所创新。”要从小培养学生具备初步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需要教师的积极引导,更需要作为学习主体的学生主动参与。其一是教学形式的多样化,时代性,以激发学生的兴趣。如在教《将相和》一课时,根据课文故事性强、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再创作空间大的特点,让学生排演课本剧。我将全班学生分成四组,要求在不改变主要人物与思想内涵的前提下,联系看过的历史书、历史剧,开展想象,进行加工。班队课上演出比赛时,同学们的精彩表演令人忍俊不禁、击节赞叹,廉颇直率豪放、知错必改的个性,蔺相如温文尔雅、不拘小节、心胸开阔的美德,在同学们的欢声笑语中活了起来,而且将牢牢记住,难以忘怀。其二是对教材的开拓和建构。语文教学活动要努力体现人文性,实践性,要贴近学生的生活环境和生活实际。《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各地区都蕴藏着自然、社会、人文等多种语文课程资源。要有强烈的资源意识,去努力开发,积极利用。” 确实,这些资源有利于学生知道家乡的历史与现实,了解家乡的优秀传统与人情风俗,感受家乡日新月异地发展变化的步伐,贴近学生的生活实际,是鲜活的好教材。例如在苏教版语文课本中,有的课文就来源于民情、传说,《月光启蒙》写的是溶溶月色下,母亲给“我”念家乡的童谣、民歌,使作者享受到无穷乐趣,受到爱家乡、爱家乡人民的启蒙,写得很抒情,很感人。由此我联想到甪直的悠久历史,浓厚的水乡风情,造就了甪直的地方文化。甪直的“甫里八景”,桥文化,水乡妇女服饰,打莲湘,春节游保圣寺,中秋节兜三桥等等,都是在甪直的历史与地理环境中所积淀特有的民俗文化。随着现代化步伐的加快,随着“洋文化”的侵袭,有些地方特色正逐渐走向消亡。于是,我组织学生走向生活、走向社会,向一些老人采访,去文化馆、地方志办公室查阅史料。采访、搜集资料后,又指导学生加以整理、加工,就是很好的乡土教材。在这一过程中,学生亲历了语文实践活动,提高了采访和收集资料的能力,同时也为保护地方文化作一分贡献。这不也是在新课程理念指导下进行的探索尝试吗?

语文是有生命的,教材是有生命的。语文的生命需要融进学生主体参与下不断生成的诗意语境和灵动语流,教材的生命需要汇入师生不断开拓创新中的勤勉实践和智慧探索。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听课随感[ 12-07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