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叶圣陶实验小学 >> 叶圣陶与我校>> 正文内容

叶圣陶与我校

文章来源:校长室 发布时间:2005年08月28日 点击数: 字体:
  “吴淞江上,天色完全黑了。浓云重叠,两岸田亩及疏落的村屋都消融在黑暗里。近岸随处有高高挺立的银杏树,西南风一阵阵卷过来涌过来,把落尽了叶子的杈桠的树枝吹动,望去像深黑的鬼影,披散着蓬乱的头发。江面只有一条低篷的船,向南行驶。正是逆风,船唇响着汨汨的水声……”
  这是叶圣陶先生的长篇小说《倪焕之》中,主人公倪焕之受聘前往乡镇小学任教途中的情景,也正是叶圣陶先生当年因同窗好友吴宾若、王伯祥之邀,乘船从苏州到甪直吴县县立第五高等小学(即现叶圣陶实验小学)时的真实描写。

  1917年春,叶圣陶先生走进了我们学校,从此开始了他的教育改革实践研究生涯。近五年的时间里,他和志趣相投的同事一起,冲破封建教育制度的束缚和种种阻力,对教材、课程、教育教学方法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大胆的革新;在从事教育改革试验的同时,他的文学创作开始起步。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叶圣陶先生耕耘过的园地里,寻觅昔日先行者的足迹,不由深感赞叹与敬佩。
  一、从事课程改革。叶圣陶先生认为学校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要为社会“造就健全的合格的公民。”提倡教育必须贴近社会生活,切合学生实际,使他们“获得切己的利益。”因此,叶圣陶先生在课程和教材方面进行了大胆革新。学校开设了国文、算学、英文、书法篆刻、历史、地理、体育、美术、音乐等课程。叶圣陶夫人胡墨林女士还对女生开设“女红”课,教她们进行裁剪、结打、缝制等操作。既突出语、数、外三门基本工具课的地位和作用,又体现基础教育综合性、应用性和创造性的特征。
  叶圣陶先生自编国文课本,选文注重思想性、艺术性和趣味性的完美统一。每篇选文后,附有题解、作者传略、注释、练习等,便于学生自学。数篇选文后,即有编者写的一篇“文话”,谈文章的欣赏和习作的指导,与现行教材中的“读写例话”相似。这些“文话”内容充实,文笔活泼,学生读来饶有情趣,没有枯燥乏味之感,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提高自己的阅读和写作的能力。现在学校使用的语文教材,基本采用的仍是相类似的编排方式。
  二、改进教法学法。在80余年前,虽说新式学堂已创办多年,但愚昧落后的教育观仍根深蒂固地占据着人们的头脑,教学方法基本上是封闭式、灌输式的。叶圣陶先生充分认识到教育教学中的流弊,提出了尊重学生,教学要以学生为主体、顺应学生天性的全新教育理念。他在1919年所写的《小学教育的改造》一文中就提出:“他们(学生)的本质是创造的、进化的,所以教育愈进步,他们便养成更健全的人。”他认为:“儿童的活动逾越常规,就因为他们对环境感到新奇,非常羡慕,于是引起求知求行求享受的欲望。顺着他的欲望的趋向,作为教育的入手方法,使他们如愿以偿,才是教育者最应尽的事务。”在同一年所写的《今日中国的小学教育》中,他更明确地谈到:教师要“把儿童的情性详细研究一番,然后本着自己认识人生观的方法,顺了他们的天性,指导他们也走上正当的轨道。”这样的论述,在叶圣陶先生当时所写的文章中是很多的。这些先进的教育理念,在今天仍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在教学中,叶圣陶先生身体力行,努力革除旧式私塾教学的陈腐呆板之法,而代之以启发诱导的全新教学方法,注重学生良好习惯和学习能力的培养。如教学课文之前,他让学生先进行预习,有疑难的地方上课时提出来;让学生通过自读课文寻找答案,讨论解决,学生自己难以解答的老师才给予指点。逐步使学生掌握自读、质疑、解难的学习方法,培养学生自学和创新的能力。叶圣陶先生又亲自发起出资,师生合股,在学校四面厅创办利群书店和博览室。博览室里陈列着他自己购买的中外名著及《新青年》、《新潮》等刊物,用以指导学生的课外阅读。四壁开辟了诗文、书画、英文通讯等专栏,以激发学生写作的兴趣与热情,督促学生写生练笔。这些对教法学法的改革起步于甪直小学,在以后长达六十余年的教育教学中,叶圣陶先生一直致力探索着,实践着。多年的教改实践,又经过理性的思考,他将学生的自学、创新能力概括为“疑难能自决,是非能自辨,斗争能自奋,高精能自探。”而教师善于引导学生、培养他们自学能力的最高境界,则凝练成一句脍炙人口的教育名言——“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
  三、注重社会实践。在课堂教学之外,叶圣陶先生想尽各种办法,运用各种手段来对学生进行教育,传授知识,在动手操作与实践中锤炼真实才干。在《小学教育的改造》中,叶圣陶先生提出:“儿童遇到事物,发生了求知识的动机,于是亲自去观察,去试验,结果,他们对于这些事物得到了一宗新知识,他们在生活中就有了一个新趋势。”他们因陋就简,办起自然实验室,让学生自己动手做实验。在学校西北角的银杏树旁,他带领学生清除荒地上的乱砖碎瓦,创办起“生生农场”(即先生、学生一起劳动),老师和学生一起种植瓜豆蔬菜。在创办农场的过程中,他们曾受到小镇上一些保守人士和不明真相的人们的反对、讥讽。因为这毕竟发生在人们的观念还很陈旧落后的80多年前啊!“社会的见识追随不上,以为我们是胡闹。隔阂,反感,就是从这里产生的。”但勇于探索的叶圣陶先生他们决不会因此止步,而是继续进行实践。校长沈柏寒先生也给予大力支持,通过校董事会进行解释、宣传。当农场喜获丰收,师生们共同享受劳动成果的时候,一切流言蜚语都烟消云散了。这确实是令改革者大快人心的事。
  叶圣陶先生认为:“教育和社会本当相互适应,脱离了社会,教育便失去根据。”注重让学生了解和接触社会生活,积极参与社会实践。每年春天,叶圣陶先生都与同事组织学生去“远足”(春游),学生唱着歌,去野外写生,扑蝴蝶,制作标本,搞野炊。生动活泼、有声有色的活动,深受学生喜爱。学校操场北侧,有唐代文学家陆龟蒙遗迹和墓冢。叶圣陶先生对这位才华横溢、铁骨耿耿的先贤十分钦佩,清明节总要带着学生去祭扫陆龟蒙墓,默哀致敬。1919年“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甪直的当天晚上,他和王伯祥等在煤油灯下商讨唤起民众的计划。第二天,他们就组织学生游行,贴标语,呼口号,并召开宣讲会。在会上叶圣陶先生带头疾呼“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让学生在社会的风浪中经受磨练,教育学生爱国、反帝、反封建。许多学生受到启蒙和影响,走上了救国革命的道路。如甪直镇上最早参加革命的戴忠烈士、1930年牺牲于南京雨花台的陈继昌烈士,都是他的学生。这些做法,和我们今天所倡导的强化学生思想教育、全面发展学生素质的要求不是完全一致的吗?
  四、密切家校联系。学校、家庭、社会相互配合,加强学生教育,现在有哪位老师不明白,有哪个学校不注重呢?但在80余年前,实在是个新鲜的话题。叶圣陶先生意识到:“在各项教育里,家庭教育是最初最基本的一项。”在叶圣陶先生的建议下,学校建造了礼堂、戏台等。期中、期末学校各召开一次“恳亲会”(家长会)。“恳亲会”异常隆重热烈,学校把学生的习作、试卷、字画、雕刻以及师生种植的瓜豆蔬菜等一一陈列出来,请学生家长观摩、品评。还请学生家长观看学生团体操、演戏。他曾把都德的《最后一课》、莫泊桑的《两渔夫》等改编成话剧,把《荆轲刺秦王》改编成戏剧,指导学生排练、演出,让他们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能,家长看到孩子们精彩的表演,非常欣喜。每逢“恳亲会”演戏,镇上的男女老幼都来观看,那情景真比到乡下看“草台戏”还热闹。“恳亲会”上,教师与学生家长谈论学校的一些教学方法、措施,相互沟通,赢得家长、社会对学校的支持、配合。可以说,“生生农场”的成功创办,学校的一系列教育革新,如果没有家长、社会的热忱支持关心,是难以实施的。
  叶圣陶先生爱生如子,常与同事去学生家中访问,对穷苦学生还出资帮助。如在保圣寺旁有个孩子叫周火生(小名小阿虎),家境贫困,中途准备辍学。叶圣陶先生知道后,立即去他家走访,劝家长让孩子继续读书,申请学校减免学费,并出钱为他购买书本及学习用品,使周火生读完了小学。胡墨林女士在“五高”女子部除教语文外,还兼教家庭生活课,讲授生活技术,镇上的姑娘受女生的影响,晚上常三五成群地到他家学习。胡老师热情地教她们描剪花样,裁缝针织等。叶圣陶、胡墨林夫妇谦逊和蔼、博学多艺,深受学生的爱戴,深受甪直人民的尊敬。
  五、开始文学创作。叶圣陶教育思想发端于在甪直小学的教改实践,他的文学创作生涯也开始于在甪直的五年。1918年,他在《妇女杂志》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白话小说《春宴琐谭》,歌颂了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妇女。在甪直任教期间,他还创作了《春游》、《你的见解错了》、《萌芽》、《隔阂》等二十多篇小说、散文。有多篇小说直接取材于甪直的生活。如《低能儿》,写穷孩子阿菊第一天上学的心理。这个人物的原型就是叶圣陶先生资助上学的周火生。著名小说《多收了三五斗》虽然发表时他已离开甪直,但仍以镇上的万盛恒米行为“模特儿”。在教学余暇,他有时到水沟弄口的“未厌居”茶室喝茶,有时到街头散步,了解人情习俗和百姓的生活。一个前店后坊的大米行——万盛恒米行引起了他的注意,经过多次细致观察,深沉思考,以此为原型,创作出《多收了三五斗》。而被誉为中国现代文学扛鼎之作的长篇小说《倪焕之》中写办农场的风波,素材则源于他当年在甪直小学创办“生生农场”的经历。在甪直叶圣陶先生居住过的走马楼上,还曾编辑过我国新文化运动史上第一个新诗刊物——《诗》。
  1921年暑假,叶圣陶先生离开甪直,投入更广阔的海洋。但他对甪直的眷恋之情深植心中,他亲切地称“甪直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真正的教书生涯是从甪直开始的。”因为“我因年轻不谙世故,当了三年的教师,单感这一途的滋味是淡的,有时甚至是苦的,但自从到甪直后,乃恍然有悟,原来这里头也颇有甜津津的味道。”在阔别55年之后的1977年5月,83岁的叶圣陶先生重访甪直,受到甪直人民的热忱欢迎。他重游保圣寺,参观了我们甪直小学,与师生合影留念,欣然为我校题词。《重到甪直》一诗记下了重访感受:“五十五年复此程,淞波卅六一轮轻。应真古塑重经眼,同学诸生尚记名。斗鸭池看残迹在,眠牛泾忆并肩行。再来再来沸盈耳,无限殷勤送别情。”
  叶圣陶先生逝世后,遵照他生前的遗愿,长眠于“第二故乡”的土地上。在他青年时代进行改革试验的地方——原“五高”旧址建成叶圣陶纪念馆。众多中外游客在这儿驻足瞻仰,缅怀先辈的光辉业绩。现在,我们甪直小学的全体师生,经常去德育基地——叶圣陶纪念馆参观,每年清明节,都要去叶圣陶先生墓祭扫,向这位文化、教育界的巨匠捧上自己的崇敬与思念。
  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叶圣陶先生曾经探索过、奋斗过的园地里寻觅。许多的往事已被岁月的流水冲淡了,但是先生那不懈追求、开拓创新的崇高品格,将永远激励我们在新时代教育改革的潮头奋力搏击、勇往直前。
                                   ( 朱祖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碧水长系思悠悠[ 08-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