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叶圣陶实验小学 >> 叶圣陶与我校>> 正文内容

碧水长系思悠悠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5年08月29日 点击数: 字体:

  编者语:方子庆先生是甪直小学的一名退休教师,年已八十五岁。但他老当益壮,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叶圣陶思想的资料研究。既有亲历与所见,又通过查阅史料,走访叶圣陶先生当年在甪直小学执教时的同事及教过的学生……经过整理、归纳,撰写成集子《叶圣陶与甪直小学》。其中有些章节被《吴县文史资料》、《苏州杂志》等刊载。我们谨从中选择了两个片段。并在此向方老师的辛勤工作表示敬意和感激。

迎新会上,同仁初相识

  1982年,叶圣陶先生的“五高”(吴县县立第五高等小学的简称,即今甪直小学)同事董志尧先生重访甪直,笔者应邀出席“师生聚会”。饭后茶余之时,董先生回忆起当年和叶圣陶先生第一次参加春节迎新茶话会的情景。
  1917年农历正月初九,“五高”的老师全部报到。上午八时,吴宾若校长叫校工周福堂购买了糖果、水果、茶叶和两包美丽牌香烟,领全体教师到校长室召开春节迎新茶话会。校长给每位老师倒了一杯茶,又在每位老师的前面派香烟、糖果、水果,要求大家边吃边谈,表示对新教师的欢迎。
  继而,吴校长向大家相互介绍新老教师的姓名、职称、擅长等情况。其中重点介绍的是叶圣陶先生。他说:“叶圣陶名绍均,苏州人,是我和王伯祥、殷康伯的同学,今年只有二十三岁。他能诗、善文、好书法、喜雕刻,多才多艺。至今,他已在《妇女时报》、《大汉报》、《新世界》、《小说丛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儿童之观念》、《国文教授商榷》、《我校少儿书社》、《贫女泪》等数十篇揭露社会黑暗、反映民众心声、呼唤教育改革的诗词、小说、评论等,已是一位享誉神州的青年文学工作者。同时,他又是一位爱国、悯民、热爱教育事业的教师。叶圣陶和我们一样,家庭很穷,草桥中学毕业后无力深造。于是,我们几个环境相似的穷学生议论择业问题。他看到国家外侵内乱、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今救国之道在于‘改革人心’。因此,他下决心说:‘此身定当从事社会教育,以改革同胞之心’。我们几个同学,听了他的发言很受感动,都走上了教育岗位。去年冬季,我和伯祥弟共同署名写信寄到叶圣陶当时任教的‘尚公小学’,邀请他到‘五高’来,共同进行乡镇小学的教育改革。得到赞同,还带来了一位体校毕业、颇有改革经验的董志尧先生。我校表示热烈欢迎。”
  “欢迎!”“欢迎!”教师们边喊,边热烈鼓掌。叶圣陶、董志尧相继起立,频频拱手还礼,表示感谢。
  “五高”十位教师中九位是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人,叶圣陶年龄最轻,最长的是年近半百的朱蕴石先生。他是清代光绪年间的秀才,因不乐仕进,受甫里书院之聘,出任教职。清廷废科举办学校,他和沈宽夫、方还一起,创办“甫里小学”,任教务之职,开办算术、史地等新课,使甪直的教育事业得到快速发展。叶圣陶听了吴校长的介绍,对朱蕴石先生表示敬意。
  其时,校邻朱某,有子在苏州工作,赞赏叶圣陶的书法文才。今日朱某得悉叶圣陶先生在校内开会,拿了一张宣纸,匆匆进入学校,请叶先生赐赠墨宝。叶圣陶先生当即取了笔墨砚台,当众用篆体写了“吉祥”两字相赠,祝朱君新年吉祥如意。
  十时许,红日当头,吴校长又领全体老师到陆龟蒙祠堂前,取林木为背景,拍了一张迎新纪念照。

故地重游,题词寄厚望

  叶圣陶先生虽然在甪直小学执教仅五年,但他对古镇的一桥一水,一草一木,怀有深厚的感情。阔别甪直半个世纪以后,还是乡情依依,恋丝绵绵,一直想回“第二故乡”一游,了却怀之已久的心愿。
  1977年5月16日,风和日丽。叶圣陶先生在儿、媳以及吴县教育局领导罗世杰等的陪同下,乘“吴农二号”汽轮,上午十时许到达甪直的“万盛米行”埠头。叶圣陶先生步出轮舱,只见两岸站满乡亲。他在热烈的欢迎声中登上埠头,双目环视埠头、粮仓……喃喃地自语着:“变了,变了,认不出是万盛米行的故址了。”
  迎在最前面的是公社的几位领导,和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的“五高”学生。儿子、媳妇一左一右扶着叶老,嘴里轻声喊着:“当心!走好!”叶老走到场当中刚站定,“五高”的几位学生就迎了上来。一位身材修长,年过七十的白发戴眼镜的老人向他问好,“先生好,我是许倬。”随之,皇甫仲丹、钱信鱼、顾伯生、殷之盘……都上来向老师问好。他们边走边说,边走边看,慢慢行进着。
  叶老在大家的簇拥下进了保圣寺,只见寺内广种花卉、翠竹、绿荷,使古寺充满生机。随即又进入茶室。师生久别重逢,倍加亲切,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追叙往昔。休息片刻,叶老起身追踪“五高”旧迹和参观今日的甪直小学。出茶室,前面是个大操场,东厅、男子教育楼、宿舍……在抗日战争中尽行拆毁;女子教育楼、四面厅、利群商店等屋安然无恙。时过境迁,面目已变。现今的甪直小学周围,千年古银杏青翠如昔,百花怒放,绿林竞艳,是所花园式的学校。旋回眸教室,学生们正在聚精会神地上课。又转身向西走去,凭吊了唐贤陆龟蒙先生祠。
  中午,叶老在保圣寺进餐。遵照叶老意见,略备几道新鲜的当地菜肴,有藕、莼菜及一两味鱼虾。叶老的记性很好,对陪餐的“五高”学生还能认得出,说:“你叫许倬,你叫殷之盘……”对迟到的学生说:“你叫宋志诚。”并问了他近来的生活情况。
  下午二时,叶老至甪直小学和老师们漫谈,了解师生学习、工作情况,校长逐一解答。听到工农子弟的入学率达98%,叶老非常高兴,他勉励教师们:“对新一代的培养要善教善导,促进同学们的全面发展。”辅导员领着五个天真活泼的红领巾偎依在老人周围合影,并代表1000多名学生向叶老表示祝寿、请安、问好!叶老高兴地向同学们表示感谢,并请代表们转告同学:“愿小主人们认真学习,三育并进。”校长恳请叶老为学校题词。叶老欣然同意,说回北京后即写。这题词现珍藏在甪直小学的校史陈列室中。“五十五年以前,我在这里当过几年教师,今年五月十六日再到这里来,感觉特别亲切。祝愿全体同学认真学习,三育并进。祝愿全体老师以身作则,善教善导,促进同学们的全面发展。”这殷切的期望,给甪直小学的全体师生巨大的精神力量。
  在热情洋溢的欢笑声中,叶老告别师生步向保圣寺。他原打算到怀宁堂去看看五十五年前的旧居,但感到有些疲劳了,太阳也已西沉。于是,告别了地方行政领导、学生和陪游人员,登轮回苏州了。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叶圣陶与我校[ 08-28 ]